心僕FB搬新家,快來追蹤拿購物金💰

填滿意度問卷送$50購物金,請擊點此處拿$$!!

心僕樂天賣場於2022.11.31不續約,請至官網或蝦皮賣場下單!

剪耳

  文&圖/Christina&Joanne,圖片編輯/Joanne           因家有貓寶貝的緣故,養成了注意街貓的習慣,發現一個有趣現象-親人的貓不是有項圈就是耳朵被剪一角。仔細研究得知有項圈表示有人飼養,有『剪耳』則是有TNR愛貓志工在照顧。         到底什麼是TNR呢?TNR為 「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放回」的縮寫,是國際上包含歐美日港澳等先進國家過去20年採用撲殺減少流浪動物卻失敗後所研究出較人道的又能有效控制流浪動物數量的方式。傳統撲殺方式雖能將該區流浪動物短期間內全數移除,但區內因無競爭者反而吸引另一群流浪動物駐進,導致控制動物數量目地失敗反而持續增加,動保人士稱此為『真空效應』。流浪動物結紮後將會剪去耳朵一小塊做記號,對動物身體不會造成影響;原地放回不僅能解決繁殖帶來的數量問題、維持區域生態平衡(例如街鼠)、減少流浪動物適應不良、減少因發情延伸的打架或搶地盤、對下一代陪養與動物共存的真實教材等等好處,通常也會有愛貓志工幫忙餵食照顧,故剪耳貓比一般街貓平易近人。在街上遇到剪耳流浪動物,請更友善對待,給予餵食時也請記得帶走垃圾,才不會造成區域反對人士反感。         然而話說回來,減少流浪動物的源頭仍為減少棄養,在飼養前請謹慎評估自身多方面條件,畢竟這不僅影響一個生命,也可能創造出更多流浪小生命。野生動物求生存與繁殖只是執行他們與生俱來的本能,沒有對錯的可言,更多情況是小生命別無選擇。在台灣,流浪動物平均壽命只有短短的三年,比起有家可歸的毛孩至少差了三倍,尤其像此刻多雨寒冷的嚴苛冬季,存活機率更為降低。若有能力給街貓/狗一個家當然最好,當流浪生命往更好的地方去,社會的流浪動物議題也會減少,或者創造出人類與動物和平相處的友善環境,這仍須大家一起維護。  
2022-12-23

信任

文&圖/Christina,圖片編輯/Joanne           擁有毛孩享受日常陪伴的療癒感外,最令人感動地應該是毛孩回饋的信任感吧!每天回家的迎接、可觸碰禁區部位、或者更厲害的保護飼主等,各種行為都是毛孩展現對家長們的喜愛。         人生首次享受到毛孩信任感卻是來自一隻流浪狗。説是浪浪也不太精準,更正確的形容應為她是租屋處的地頭狗。租屋前看房是相遇的開端,才剛踏入她的地盤就受到被撲身的熱情歡迎,還不斷玩鬧打斷房東的介紹流程,更被房東反覆地確認是否真的第一次見到這隻狗。根據房東的形容她是隻領域意識強烈的猛禽,可我則非常長久後才理解這點。不諱言,決定租屋有一半是為了她,陪伴了我社會新鮮人頭三年的苦悶時光。         在她陪伴的三年裡,我享有每天騎車出門她追著跑至少250m的歡送儀式、回家時獲得她開心在腳邊蹦蹦跳的迎接禮、她陪著我到附近公車站牌等車或散步30分鐘到主幹道、太晚回家被別的狗兇還會有這位專屬保鑣(這時我才見識到她的兇猛)、可直接移動她剛生出未睜眼的狗崽等。當時經濟能力不足,頂多供應便宜狗食讓她裹腹,也還沒習得結紮的觀念,救援動物的社會氛圍也不如現在蓬勃,三年內看著她生兩窩小狗。雖幫忙照顧狗崽們,但也只能給與基本的食物、紙箱、保暖衣物等等,無法干預她狗生太多。         相遇已過去了14年,她應早就返回狗星球,只留下照片和Google街景上的畫面。有時仍會想如果當初有能力帶她結紮、餵食健康鮮食和給她一個家多好!但人生與狗生都沒有回頭路,只能帶著相遇時的美好回憶善待往後遇見的每位毛孩。對家長來說,毛孩們全然的信任是無價;對毛孩來說,主人珍惜與善待他們,應該就是最好的回應了。
2022-11-25

貓派?狗派?

文/圖/影片:Christina,圖/影片編輯:Joanne           小時很愛狗,最好的朋友也愛狗,還介紹了很多品種的狗,讓我對於養狗非常憧憬,對外都說我是不折不扣的狗派。對於貓呢?充滿偏見的關鍵字印象-邪惡、難以捉摸。某次差點被土雞城店貓抓傷後更加深這想法。所以立下了未來一定要養狗的志向!         但最後我的第一寵物是貓。人果然不能太鐵齒。         2011年春節後有了出國追夢的機會,借住在親戚家半年,這期間完全翻轉了我對貓的刻板印象。親戚家有隻害羞的13歲老貓Nibby(圖1),據親戚說曾有朋友借住一週都不曾看到他本貓,但我抵達的那半夜Nibby就跳到餐桌上和我打招呼,甚至往後的每天都會和我打招呼,也是我第一次與貓同居。Nibby個性溫柔,不曾對我生氣,更沒露爪過,每日天亮會在我房間窗外和我說早安,除了會惱人清夢地要求我餵她早餐以外,沒有任何缺點。雖然她還是擁有貓的奇怪習慣:一直要幫她開門卻又拿不定主意要去院子還是留在客廳、愛躲在床下或衣櫥裡嚇人等,但這些習慣卻讓她變得很吸引我,也是她讓我理解貓與人相似:不同個體就會有不同的人格特質,與友情般需花時間尋找與自己能相處融洽的。不過,很可惜穩重的Nibby只陪了我5個月就登出貓生,接手的是隻兩個月大的三花小貓Zipper(圖2及影1)。我跟著親戚參與中途收養浪貓的過程,抱回了Zipper。那時Zipper才兩個月大,非常的頑皮好動,每天當跟屁蟲求關注要陪玩:整棟房子玩躲貓貓、偷喝我的牛奶、躲進塑膠袋嚇人、累了就大字形翻肚睡在客廳沙發上,好不可愛!誰說貓都不理人的?這兩隻貓都很愛跟我互動,尤其Zipper求關注到不行!追夢想之旅變成改觀貓寵物的開端,貓從此被我掛上濾鏡突然變成充滿魅力的寵物。 圖1:老貓Nibby。  圖2: 三花Zipper。 影1:三花Zipper玩逗貓棒                 2015年有了自己的家,想起之前與貓同居的美好回憶,貓理所當然變成了首選。到中途選貓孩時唯獨一隻願意讓我抱著,與愛情般命定的浪漫,從此我和貓孩開始彼此協調妥協的生活。看見他可吃下完整雞腿連骨頭都不剩的咬合力,怎不感謝他因信任、愛而溫柔的對待僕人呢?如此這般永遠臣服在貓的魅力之下。         所以,人永遠不能太偏見與鐵齒,心態開放才能遇見命定的那位,不管是人還是毛孩都一樣吧!所以貓派或狗派也不是重點,選你所愛,愛你所選,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
2022-10-28

生命的價值

文/Christina, 圖&影片/ Joanne           首次見到黑糖在2020年2月的農曆年假,是隻快滿一歲的米克斯黑色公貓,不怕生,一邊熱情喵喵叫地歡迎,一邊蹭著留氣味,之後臣服在溫柔摸摸的攻勢下,趴上我的大腿享受,忽然生氣叫一了聲跑走,飼主見狀才緩緩地吐露黑糖正處於貓生關鍵時刻。         回想起來,那年春節籠罩在將要擴大的恐慌中過度,新聞都是武漢被封城、多少人逃出武漢、口罩開始被搶購等事件,是COVID-19的序曲,而折磨黑糖的也同樣是由冠狀病毒變異而引起的貓傳染性腹膜炎(Feline Infectious Peritonitis,FIP),簡稱『傳腹』。飼主告訴我,2019年5月領養時沒症狀,餵食也是鮮生食為主,黑糖吃得開心健康,活潑地在屋子裡到處搗蛋,是個很愛講話的毛孩。但很快的好景不常在,剛跨年到2020突然開始厭食,黑糖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漲大,轉變成躲藏窩入陰暗的角落。飼主觀察一週仍未改善,抱著黑糖直奔獸醫診間取了腹水檢驗,診斷幾乎判了死刑。傳腹跟當時的COVID-19一樣無藥可醫,只有舒緩痛苦的支持性治療法,雖有一款未獲批准上市的藥物可能有用,但價格昂貴,最好的建議是令人心碎的安樂死。看著懷中無辜可憐剛滿一年的小黑糖,飼主最後決定陪著他走上地獄的治療旅程-每天用需揉開的油針皮下注射,堅持了100多天,飲食配合醫生使用建議的主食罐,對抗厭食只好用黑糖最愛的雞肉凍乾誘食,只求他願意進食有體力對抗疾病。         飼主的敘述解答了為何黑糖會突然生氣跑離,顯然是我觸碰到他打針的疼痛地方。這堅持花了六位數,不過奇蹟的留下了這個小生命。小飼主曾開玩笑,黑糖的飼養費用都可以買品種貓了,但能讓貓孩跟你回家多靠緣分,這是貓奴都明白的道理。現在黑糖已經三歲半了,有著黑亮好摸的毛髮,每次見到他還是熱情的喵喵叫,配上招牌撒嬌磨蹭,只有留下獨愛雞肉凍乾的刁嘴壞習慣,飼主仍努力每天用鮮生食搭配凍乾誘食餵食,希望給奇蹟黑糖更健康的飲食與照顧,能好好的活下去,陪著全家人慢慢變老。             黑糖奇蹟在疫情嚴重的此刻十分振奮人心,但他本貓現在每天活得天真浪漫,彷彿那段生命浩劫不曾發生。疫情教會我們沒有什麽比得上親愛的家人朋友安然無恙更為重要,生命的價值永遠都是無價與獨一無二,尤其家人,當然也包含寶貝的毛孩家人們!飼主沒有辦法預測毛孩一生中會面臨什麼樣的疾病,但選擇提供他較好、較新鮮的飲食照顧,讓毛孩擁有好的免疫力體質,是貓僕用心能做到的。  
2022-09-23